世界上有一種房子,是不能過戶的,那就是被法院查封的房子。而在慈溪橋頭鎮河沿村,一套被查封的房子卻過戶了,而且還過戶了兩次。
  這套房子是去年10月16日起被查封的,法院裁定查封2年。但這幾天,空置的房子突然開始裝修,新來的房東還拿出了一本新的權證,說這房子是今年9月花了80多萬買來的。
  而這,已是房子第二次易主。最先發現這個情況的,是村子里的羅先生。
  這套房子是羅先生髮小沈某的,房子一共有兩間,占地面積98.52平方米。
  兩年前,沈某向羅先生借了40萬元。去年9月,生意失敗的沈某突然失蹤。羅先生起訴到法院,沈某父親願意替兒還債,並承諾賣房還款。可去年11月左右,沈某父親也失了蹤,羅先生只好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查封了沈父的房子。
  “法院查封的房子,還能過戶?”一時間,小村裡議論紛紛。羅先生一調查,發現疑點重重。
  被查封的房子賣了兩次

  法院和律師都驚獃了

  兩位買主不願多說
  在慈溪市國土局檔案室,羅先生看到了房子的兩次易主的信息:
  第一次是2014年2月21日,沈某父親將房子過戶給宋某。第二次是今年9月23日,宋某又過戶給了目前正在裝修的何某。
  除了過戶信息,檔案里還保留了另一條記錄:2013年10月,此房曾被慈溪法院查封。
  得知這事,當年處理案件的法官和律師,都驚獃了。
  被查封的房子,是怎麼過戶的?
  第一次買下這套房的宋某,是沈某原公司的老闆。
  記者在電話里問宋某:“沈某家人都不在,過戶怎麼弄的?”
  宋某說:“這有什麼難的,我把他們叫過來的。”
  記者:“這套房子當時是查封的,法院說過戶無效,你怎麼看?”
  宋某:“你是哪裡的?”
  聽說是記者,那頭掛斷了電話。
  何某是今年9月以80多萬的價格向宋某購房。對於買房的事,他不願多談,只說自己買房程序合法,和沈某一家無關。
  羅先生感慨,如果不是近期何某裝修房子,房子賣了兩次的事,作為債權人的他還被蒙在鼓裡。
  慈溪法院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房子被查封,一般是法院發協助通知書及相關法律文書到國土部門的窗口,國土部門在電腦軟件上操作查封,然後再給法院一個回執。房子是否處於查封狀態,在國土局的軟件上是可以看到的。被查封的房決不允許過戶。
  慈溪市國土局:

  計算機新舊系統轉換時出錯

  使工作人員看不到查封記錄
  羅先生分析,第二次過戶應該是正常轉讓,關鍵問題在第一次過戶。
  於是,他和律師來到了辦理房產過戶的慈溪市行政服務中心國土窗口。看到材料,工作人員也驚獃了,表示向上級彙報。
  窗口負責人楊淵博在電話中解釋說,被查封的房子能過戶,以前從沒發生過,應該是電腦的軟件系統出了錯,過戶時沒發現。
  記者採訪時,慈溪市國土局的解釋,也是軟件系統出錯。
  “羅先生反映後,我們才發現了這個問題。慈溪市國土資源局根據省國土廳要求,於2014年初進行了土地登記新老系統的轉換,在系統轉換期間,因軟件設計缺陷導致該宗地查封登記失效,使相關工作人員看不出法院對該宗土地的查封記錄,致使該宗地在辦理變更登記時登記系統未提示該宗地已被查封的信息。”慈溪市國土局的辦公室負責人說。
  而根據楊淵博的描述,出錯時間,就在新舊系統轉換的時間,大約是去年年底到今年2月這段時間,“查封是按照土地證號查封,第二次過戶,土地證號已經更改,主要還是第一次過戶的問題。”
  除了羅先生的房子,楊淵博說,他們還在逐一核對數據,目前還發現了另外一宗被查封房子過戶的事,不過因到瞭解封時間,影響不大。
  軟件公司:

  不可能出錯

  更像是後臺有人改數據
  記者在慈溪市公共資源交易網上查詢到,(編號:BM13113)慈溪市國土資源局土地登記信息動態監管查詢系統開發項目採購結果公告顯示,2013年8月29日,武大吉奧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中標,價格是399800元。
  記者以軟件購買商的身份設法聯繫上了該軟件公司。工作人員說,慈溪國土局的系統,確實是他們公司做的,他們做這一行業(國土軟件)已十多年了。從技術、軟件來說,他們在國內也算是權威。
  記者問,房子查封後,如果系統出錯,會不會出現看不到房子被查封的狀態?
  工作人員說:“所有的數據都會展現。如果出現你說的看不到(查封狀態)的問題,那就屬於重大事故。我們從來沒發生過。”
  “公司在全國做了幾百家的系統,為什麼別人沒出錯?如果是系統出了問題,應該是很多戶出錯。單單一戶出錯的說法就站不住腳了。而且慈溪2009年就開始合作了,一直沒有問題。”他一再強調,系統經得起第三方測評,系統不可能僅出現一個錯誤。
  這位工作人員說,出現這樣的情況,很可能是後臺有人修改了數據庫。
  他告訴記者,項目實施完了,數據庫是留在國土局裡,一般系統的維護、修改,都是局裡自己在做。 “(慈溪的)系統很早就驗收了,我們把數據庫的數據進行檢查,如果發現邏輯錯誤,也會列出給局裡,然後讓他們修改。我們人都不在慈溪,是不直接去操作這個數據庫的變更。”
  記者隨後又咨詢了幾家軟件公司。他們的說法差別不大:新舊系統轉換,數據庫都會同步轉換,並不會更改數據庫,“按照一般的流程,轉完都會讓對方單位確認,會逐一打出清單來確認,就算系統出錯,也不會影響數據庫,最多會在編程上出現問題。”
  但對於後臺人為操作的說法,國土局卻予以否認:“我們的審批,都有經辦人,每次操作都是有記錄的,我們做了調查,排除人為操作的情況。”
  慈溪國土局:

  軟件公司同意先拿出40萬元

  軟件公司:不知情,也沒出過錢
  在和慈溪國土局的溝通中,羅先生多次提出,要求房子的所有權儘快變更回來,繼續查封。
  不過,楊淵博說,變更回來需要走一段法律程序,時間無法確定,可能性也不大。
  羅先生最近一次聯繫慈溪國土局,楊淵博說,國土局商討了一個處理方案,是由軟件公司出資40萬,押給慈溪法院,如果房子能恢復到沈某父親名下,此事作罷,如果不能恢復,這40萬就賠償給羅先生。
  昨天,記者聯繫楊淵博。他也提到,新舊系統都是同一家公司做的,損失由軟件公司造成,軟件公司也願意承擔賠償。
  不過,軟件公司表示,對此完全不知情,也沒出過錢,“我們的軟件,是百分百沒問題的。正常來說,如果是軟件問題,國土局應該走法律程序。而不是讓我們公司來出資賠償。我們也不會承認我們軟件出錯,如果這樣的話,我們全國那麼多項目,賠都賠死了……”
  這位工作人員說,近期關於這一情況,他們曾配合慈溪國土局進行調查,而結果是軟件沒有問題。
  新線索:

  原房東還欠一個人十萬元

  此人女婿恰在慈溪國土局工作
  “被法院查封的房子,能過戶已經很不正常了,既然能過戶,房子為什麼不能恢復呢?難道國土局打算將錯就錯?”羅先生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這時候,他得到了一條線索:沈某家曾向一羅姓村民借錢,而這個羅姓村民恰好是楊淵博的岳父。
  楊淵博也向記者承認村民們的說法,“岳父也是沈某家的受害者,錢尚未還。”
  岳父是債權人,女婿又是慈溪行政服務中心的國土窗口負責人,這讓羅先生產生了某種聯想。
  根據軟件公司的說法,在排除軟件系統問題的情況下,還有一個可能就是有人修改了後臺數據庫。而後臺修改權限,僅在少數幾個管理員手中。而羅先生回憶,楊淵博曾經告訴過他,單位系統的管理人員沒幾個人,自己就是管理員之一。
  “查封的房子能過戶,後臺能不能看出是誰修改的?”記者追問軟件公司,工作人員說,這個目前看不到。現在國土局也在和我們商討,要對土地登記系統進行完善,以後要對工作操作日誌記錄詳細,現在的還是太簡單了。
  但慈溪國土局辦公室的負責人表示,對於系統的操作,他們那每個人都有賬戶,沒有分得那麼細,不過每個人的權限不一樣,“楊淵博自己也不操作,但管理員賬號是有的。”
  究竟誰在說謊呢?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ui73uiful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