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記者 張淑秋 法制網通訊員 李軍俊
  父親節氛圍漸濃。近日,吉林省延邊州大石頭森林公安局偵破 “4.07”投毒殺人案件。出乎意外的是,這是一起投毒弒父的人倫慘案。
  4月7日,大石頭森林公安局轄區居民田某某仰面死在自家客廳與卧室之間。死者雙手指甲青紫,屍體僵硬,有中毒跡象,刑偵支隊詳細勘查後,決定進行屍檢,5月6日,確定死者田某某系氰離子中毒身亡。辦案民警分別在廚房和衛生間內提取了紅方、油、米、面,麵條等物品送往公安部進行毒物檢驗。檢驗發現死者生前接觸的大量物品中均含有氰離子。種種跡象表明田某某系被別人投毒致死。
  這是一起惡性投毒殺人案。究竟是誰對田某某產生了這麼大的仇恨,在田某某可能食用的所有物品中都投放劇毒,設計了這樣一個必殺之局?
  專案組立即組織民警圍繞田某某的社會關係展開調查,經過大量的走訪排查,查明田某某是一名普通木匠,在大石頭林區生活多年,為人隨和,從來不與人產生矛盾或糾紛,沒有積怨,“仇殺”的可能性基本被排除。
  專案組在對案件反覆梳理研判後,決定再次調整辦案方向,從毒物來源查起。辦案民警從5月15日開始,走遍了當地及相鄰地區的藥店、市場,但是,由於讓死者斃命的毒物是劇毒,國家早已明令禁止銷售,持有毒物的人員都是“地下”銷售,尋找毒源未果。
  正當案件無法突破之際,在走訪詢問死者家屬過程中,有一個情況引起民警重視。死者生前與二兒子田某長期關係不睦,而且,田某最近處了一個女朋友,急需用錢,多次流露出霸占死者田某某房產的意圖。田某某死後田某堅決不同意對父親進行屍檢。難道真是田某投毒殺死了自己親生父親?雖然田某身上存在一定的嫌疑,但辦案民警考慮到他與死者親生父子關係,辦案初期並沒有將田某列為重點嫌疑對象,隨著偵破工作的逐步深入,越來越多的疑點都指向死者的親生兒子——田某。
  辦案民警立即調取田某在田某某死亡前後的手機話單,話單一組通話記錄顯示:2014年4月6日,田某在死者家附近撥打過開鎖人員馬某某的電話,並且在半個小時的時間內連續打了三次。民警馬上找到開鎖人員馬某某,通過詢問,馬某某證實自己到田某某家打開鎖後,田某進入過死者的家中。通過進一步深入調查,民警們又發現4月6日上午9點多鐘,田某在敦化大石頭鎮黎明小區一家名字叫“一鍵情深”的網吧,查找瀏覽過關於劇毒氰化物的相關信息,而死者田某某正是被這種氰化物毒死。同時,田某對死者的室內環境、活動規律等都很瞭解,田某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確定田某有作案嫌疑後,專案組決定馬上對田某實施抓捕。5月22日將犯罪嫌疑人田某抓獲歸案。通過訊問,田某對自己自己購買氰化物將其父親毒死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
  田某交待:母親死的早,父親對自己缺乏關愛和教育,一犯錯誤就拳腳相加,這樣從小就埋下了對父親仇恨的種子。2013年田某處女朋友急需用錢,多次找父親要錢,均被拒絕責罵。多年積惡,瞬間爆發。害死父親後,變賣父親房產換取錢財的念頭像毒品一樣侵蝕自己扭曲的心靈,讓他走上投毒弒父的不歸路。
  幾個月來,田某嘗試了扔磚頭、投老鼠藥等手段,企圖害死自己父親。後來他從互聯網無意間瞭解到劇毒氰化物瞬間致人死亡的藥性。這樣他決定購買這種劇毒物毒死父親,便於4月6日潛入趁父親外出打工之際,進入家中,在父親飲食中多處投毒,將田某某最終害死。為了逃脫罪責,他帶頭阻撓公安民警對父親遺體進行解剖,在屍體解剖後,田某終於感到害怕和不安,同時幻想著公安機關查不出真相。
  當田某指認完案發現場,民警準備將其帶離的剎那,田某請求辦案民警打開房門讓他再看一眼自己曾經居住的家,他久久不願離開,淚流滿面,口中喃喃自語:“我再也回不來了!”  (原標題:設必殺之局在自家毒死親爸)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ui73uiful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